首页 / 市场分析 / 市场动态及数据分析 / 奇葩的特朗普对伊朗政策

奇葩的特朗普对伊朗政策

通过退出伊朗与美国及其他五个大国在2015年签署的核协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德黑兰从一个承诺解放了出来——迄今伊朗履行该承诺,搁置了绝大部分核计划,以换取多项经济制裁的解除。

在这个世界上最易燃的地区,特朗普用一根雷管取代了一个难得的外交胜利,还威胁盟友和对手们:除非他们停止与伊朗做生意,否则就要制裁他们。他作出“核表态”数小时后,以色列和伊朗在叙利亚境内发生重大交火,这是两个宿敌之间的首次直接对抗,它引发了一个恐慌:一场新的区域战争将从叙利亚内战——已经突破了该国边界——的漩涡扩散开来。

仿佛这样的形势急转直下还不够,美国总统新近任命的两位超级鹰派,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和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本周对他们痛斥的、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达成的协议,给出了一个替代方案。这与其说是B计划,不如说是意在政权更迭的C计划。它根本不是什么替代品,而且肯定也无意被当作替代品。

博尔顿对于政权更迭是地缘政治灵丹妙药的信念是世人皆知的。不过,此前蓬佩奥被一些人视为在调整他的观点,并且在酝酿某种“大交易”,以解决美国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之间的刻骨仇恨。

然而在2018年5月21日的讲话中,蓬佩奥提出了12项要求,这些要求加起来,就像是在邀请伊朗举手投降,并甘心成为一个附庸国。在特朗普小圈子的“平行宇宙”里,也许会有信徒对此当真,但这一幕永远不会发生。那么将会发生什么呢?

德黑兰已巧妙地利用美国政策的一连串错误进行布局,以至于在沙特阿拉伯等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看来,什叶派在中东大片地区势力上升,但在伊朗看来,其无非是在布下一道又一道防线,目的是抵御那些长期想要推翻伊朗政权的敌人——就像现在这样。

过去,西方和海湾国家在1980—88年的两伊战争期间支持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以扼杀伊朗革命。作为回应,伊朗发展了核能力、弹道导弹,以及从事不对称作战的准军事部队,而其军费预算只有他们的敌人、由美国武装和资助的以色列和沙特的军费预算的一个零头。

美国对伊朗发布的新宣言要求后者放弃上述一切,还要求伊朗放弃在叙利亚和也门——更不用说黎巴嫩和伊拉克了;伊朗的代理人本月在这两国的选举中赢得了一定程度的合法性——的政治影响力和准军事力量。特朗普撕毁了一份经过艰苦谈判达成的核协议,该协议允许伊朗在严格的国际监督下进行有限的铀浓缩活动。按照美国的新要求,铀浓缩活动必须停止,而国际监督要继续。匪夷所思。

特朗普团队向伊朗提出的投降条款还进一步受困于一个事实:这位美国总统在中东采取的所有行动,几乎都会增强伊朗的影响力。这些条款还缺乏2015年伊核协议其他签署国的支持,分别是法国、德国、英国、中国和俄罗斯。

欧洲方面表示伊核协议是合法的,得到了​​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的一致通过,而且他们将采取行动来保护欧洲企业免受美国的二次制裁。然而,借助美国财政部的境外触角范围将企业挡在美国市场和银行体系门外的威胁,将足以切断欧洲与伊朗之间的大部分贸易和投资。

通过退出伊朗与美国及其他五个大国在2015年签署的核协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德黑兰从一个承诺解放了出来——迄今伊朗履行该承诺,搁置了绝大部分核计划,以换取多项经济制裁的解除。

在这个世界上最易燃的地区,特朗普用一根雷管取代了一个难得的外交胜利,还威胁盟友和对手们:除非他们停止与伊朗做生意,否则就要制裁他们。他作出“核表态”数小时后,以色列和伊朗在叙利亚境内发生重大交火,这是两个宿敌之间的首次直接对抗,它引发了一个恐慌:一场新的区域战争将从叙利亚内战——已经突破了该国边界——的漩涡扩散开来。

仿佛这样的形势急转直下还不够,美国总统新近任命的两位超级鹰派,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和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本周对他们痛斥的、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达成的协议,给出了一个替代方案。这与其说是B计划,不如说是意在政权更迭的C计划。它根本不是什么替代品,而且肯定也无意被当作替代品。

博尔顿对于政权更迭是地缘政治灵丹妙药的信念是世人皆知的。不过,此前蓬佩奥被一些人视为在调整他的观点,并且在酝酿某种“大交易”,以解决美国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之间的刻骨仇恨。

然而在2018年5月21日的讲话中,蓬佩奥提出了12项要求,这些要求加起来,就像是在邀请伊朗举手投降,并甘心成为一个附庸国。在特朗普小圈子的“平行宇宙”里,也许会有信徒对此当真,但这一幕永远不会发生。那么将会发生什么呢?

德黑兰已巧妙地利用美国政策的一连串错误进行布局,以至于在沙特阿拉伯等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看来,什叶派在中东大片地区势力上升,但在伊朗看来,其无非是在布下一道又一道防线,目的是抵御那些长期想要推翻伊朗政权的敌人——就像现在这样。

过去,西方和海湾国家在1980—88年的两伊战争期间支持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以扼杀伊朗革命。作为回应,伊朗发展了核能力、弹道导弹,以及从事不对称作战的准军事部队,而其军费预算只有他们的敌人、由美国武装和资助的以色列和沙特的军费预算的一个零头。

美国对伊朗发布的新宣言要求后者放弃上述一切,还要求伊朗放弃在叙利亚和也门——更不用说黎巴嫩和伊拉克了;伊朗的代理人本月在这两国的选举中赢得了一定程度的合法性——的政治影响力和准军事力量。特朗普撕毁了一份经过艰苦谈判达成的核协议,该协议允许伊朗在严格的国际监督下进行有限的铀浓缩活动。按照美国的新要求,铀浓缩活动必须停止,而国际监督要继续。匪夷所思。

特朗普团队向伊朗提出的投降条款还进一步受困于一个事实:这位美国总统在中东采取的所有行动,几乎都会增强伊朗的影响力。这些条款还缺乏2015年伊核协议其他签署国的支持,分别是法国、德国、英国、中国和俄罗斯。

欧洲方面表示伊核协议是合法的,得到了​​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的一致通过,而且他们将采取行动来保护欧洲企业免受美国的二次制裁。然而,借助美国财政部的境外触角范围将企业挡在美国市场和银行体系门外的威胁,将足以切断欧洲与伊朗之间的大部分贸易和投资。

作为伊朗石油的最大买家,中国可以不理会这些,还计划将伊朗纳入其“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主要在叙利亚同伊朗结盟的俄罗斯,容易受到美国制裁。但叙利亚是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恢复俄罗斯世界大国地位的跳板。如果美国能够无所顾忌地兑现蓬佩奥发出的“粉碎”伊朗及其真主党代理人的威胁,普京的声望将受到打击。

特朗普的放火狂团队真正做到的,是重新合法化了伊朗国内围绕在伊斯兰革命卫队(Revolutionary Guards Corps)、司法机构以及神权政治领导周围的强硬派。2015年的协议重新激发了伊朗国内变革的动力,它让该协议的设计师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赢得了第二个总统任期。革命卫队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欣喜若狂,因为特朗普撕毁这一协议,帮了他们的大忙。鲁哈尼领导的务实派阵营在政治上已严重受损。他们怎么还有可能主张,伊朗应继续履行一份刚刚被美国撕毁的国际协议?

本来伊朗有一个不大却真实的可能性:在较为松散的神权指导下——曾有人提议在现年78岁的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退出舞台后,由一个领导委员会来接替——迎来一个比较开放的伊朗社会;现在这个可能性已经泡汤。曾经梦想着重新加入世界的伊朗人,如今面临蓬佩奥所称的“史上最严厉制裁”。伊朗国内本来意见多样化的各界正团结起来。博尔顿式的政权更迭简直是白日梦。

而且,虽然特朗普政府发出了这么多恫吓,有关美国,或者甚至以色列——更不用说沙特了——会直接攻打伊朗的构想在中东地区遭到广泛驳斥。这引发了一个问题——也拉响了警钟——他们会不会在叙利亚及黎巴嫩等地对伊朗及其代理人发动猛烈打击,从而向已经熊熊燃烧的代理人之战浇上更多汽油?

译者/何黎

内容来自 ftchinese’com

通过退出伊朗与美国及其他五个大国在2015年签署的核协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德黑兰从一个承诺解放了出来——迄今伊朗履行该承诺,搁置了绝大部分核计划,以换取多项经济制裁的解除。…

文 章 评 分

系统模拟评分

文章:奇葩的特朗普对伊朗政策

用户评分: 是第一个!
73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