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财经 / 国内消息及报道 / 中国在亚洲的“魅力攻势”

中国在亚洲的“魅力攻势”

中国在亚洲的“魅力攻势”

去年1月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EF)登台演讲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身边的顾问们为他准备了四份讲稿。这个年度盛会的出席者皆为世界各地的精英。

据两位了解这场演讲准备过程的人士透露,习近平选择了措辞最温和的版本,把中国刻画成一个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环境友好型倡导者。在习近平发表演讲几天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便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一项有12个国家参与的、刻意将中国排除在外的贸易协定。

自此,北京采取紧锣密鼓的行动,加紧修复与美国在本地区的两个传统盟友——菲律宾和日本——之间长期以来紧张的关系,以抓住中国官员认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会带来的“战略机遇”。中国为马尼拉方面提供了慷慨的基础设施协议,并采取措施吸引日本跨国公司在中国做出新投资。

此番“魅力攻势”是中国精打细算,针对东亚地区对美国的可靠性疑虑渐长而采取的策略,因为北京方面正谋求改变东亚地区的力量平衡。

菲律宾群岛、日本列岛连同台湾(享有事实上的独立地位,但被中共视为有朝一日必将收复的一个省)都是美国谋划的“第一岛链”上的关键节点,北京的战略家认为,第一岛链长期被用于遏制中国军队在西太平洋投射力量。

中国在亚洲的“魅力攻势”

曾担任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乔•拜登(Joe Biden)外交政策顾问的民主党人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表示:“在亚洲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特朗普当选或预示着一场重大的权力转移。”

更为温和的姿态代表着习近平外交方针的大转变。在将近10年的时间里,中国对待周边邻国的态度日益显得粗暴,特别是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领海争端问题上,而新策略明显更加着重于外交和经济利诱。

习近平试图削弱第一岛链,这与他的“新丝绸之路”倡议相辅相成,后者是一项拟投资9000亿美元的计划,旨在加强与东南亚、中东、非洲和欧洲的海陆交通联系。像二战后在美国主导下援助西欧盟国的“马歇尔计划”一样,中国尝试拉拢菲律宾、日本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努力,需要同时诉诸军事和经济方面的软、硬实力——在这套组合拳中国家通过示范效应获得影响力。

“马歇尔计划是软实力的一次伟大实践,因为它使西欧至今对美国抱着一丝钦佩和感激,这种情感很重要,”最先提出软实力概念的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说,“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动机并非完全出于仁慈——只有部分仁慈。”

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影响力不断增长,与此同时习近平还通过宣扬中共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建设基础设施方面的成就来博取潜在盟友。

“外国人有时会看到中国言行不一,”中国人民大学外交事务专家时殷弘表示,“但因为我们经济上的成功,中国的制度、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吸引力比以前增强了。”

在英国决定退欧和特朗普获得胜选之后,中共对“国家主导的资本主义”这种独特模式的吸引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自信。

去年1月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EF)登台演讲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身边的顾问们为他准备了四份讲稿。这个年度盛会的出席者皆为世界各地的精英。

据两位了解这场演讲准备过程的人士透露,习近平选择了措辞最温和的版本,把中国刻画成一个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环境友好型倡导者。在习近平发表演讲几天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便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一项有12个国家参与的、刻意将中国排除在外的贸易协定。

自此,北京采取紧锣密鼓的行动,加紧修复与美国在本地区的两个传统盟友——菲律宾和日本——之间长期以来紧张的关系,以抓住中国官员认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会带来的“战略机遇”。中国为马尼拉方面提供了慷慨的基础设施协议,并采取措施吸引日本跨国公司在中国做出新投资。

此番“魅力攻势”是中国精打细算,针对东亚地区对美国的可靠性疑虑渐长而采取的策略,因为北京方面正谋求改变东亚地区的力量平衡。

菲律宾群岛、日本列岛连同台湾(享有事实上的独立地位,但被中共视为有朝一日必将收复的一个省)都是美国谋划的“第一岛链”上的关键节点,北京的战略家认为,第一岛链长期被用于遏制中国军队在西太平洋投射力量。

中国在亚洲的“魅力攻势”

曾担任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乔•拜登(Joe Biden)外交政策顾问的民主党人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表示:“在亚洲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特朗普当选或预示着一场重大的权力转移。”

更为温和的姿态代表着习近平外交方针的大转变。在将近10年的时间里,中国对待周边邻国的态度日益显得粗暴,特别是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领海争端问题上,而新策略明显更加着重于外交和经济利诱。

习近平试图削弱第一岛链,这与他的“新丝绸之路”倡议相辅相成,后者是一项拟投资9000亿美元的计划,旨在加强与东南亚、中东、非洲和欧洲的海陆交通联系。像二战后在美国主导下援助西欧盟国的“马歇尔计划”一样,中国尝试拉拢菲律宾、日本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努力,需要同时诉诸军事和经济方面的软、硬实力——在这套组合拳中国家通过示范效应获得影响力。

“马歇尔计划是软实力的一次伟大实践,因为它使西欧至今对美国抱着一丝钦佩和感激,这种情感很重要,”最先提出软实力概念的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说,“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动机并非完全出于仁慈——只有部分仁慈。”

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影响力不断增长,与此同时习近平还通过宣扬中共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建设基础设施方面的成就来博取潜在盟友。

“外国人有时会看到中国言行不一,”中国人民大学外交事务专家时殷弘表示,“但因为我们经济上的成功,中国的制度、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吸引力比以前增强了。”

在英国决定退欧和特朗普获得胜选之后,中共对“国家主导的资本主义”这种独特模式的吸引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自信。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广泛弘扬……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大幅提升,”习近平在去年10月标志着其中共中央总书记第二任期开始的讲话中表示。他说:“(中国)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

然而,马尼拉和东京的官员并未忘记北京方面此前的好斗姿态,这限制了后者取得和解的努力。虽然过去一年中国军方未在南中国海进行新的填海造礁活动,但加强了现有基地的建设。

中国海警船在有争议的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附近日本海域的巡航也在继续。尽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承认中日两国在经济上彼此需要,但他提防着北京方面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获得战略优势。

“可能除了柬埔寨之外,亚洲没有哪个国家希望中国获得主导地位或霸权,”沙立文表示,“另一方面,各国也不想在中美之间作选择。”

据参与中菲日谈判的外交官表示,中国转变地区外交政策的首个信号出现在2016年夏末秋初。

还是总统候选人时,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曾誓言要乘坐水上摩托艇前往南中国海那些菲律宾宣称拥有主权、但实际由中国控制的岛屿,比如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国称黄岩岛——译者注)。2016年7月,杜特尔特上台后不到两周,一家海牙国际仲裁法庭裁定,中国对南中国海(在马尼拉被称为“西菲律宾海”)大范围的主权声索没有国际法依据。

但杜特尔特在竞选期间也曾表示愿意搁置争议,以换取中国的基建投资,尤其是在他的家乡棉兰老岛。“如果中国为我在棉兰老岛修建铁路……在我担任总统的6年里,我会闭口不谈(该裁决)。”

最终,杜特尔特做到了这一点。2016年10月,到访北京的杜特尔特对习近平表示,“这是中菲关系的春天”,并获得了中方价值150亿美元的投资承诺作为回报。“为一片水域进行争斗毫无意义,”他对中国官方媒体表示,“我们想要谈友谊,我们想要谈合作,最重要的是,我们想要谈生意。”

“中国的经济成就给杜特尔特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正是中国软实力的一个示范,”奈表示,“但杜特尔特未贯彻(上述仲裁结果)是因为他害怕中国的硬实力。菲律宾早已被逐出了斯卡伯勒浅滩,他们再也不可能打回去了。”

由于菲律宾部分地区强烈的反华情绪,杜特尔特访华之行在国内备受争议。“(中国)极大地消除了菲律宾方面的敌意,甚至超过自己所能想到的程度,”菲律宾大学(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海洋事务与海洋法研究所(Institute for Maritime Affairs and Law of the Sea)所长杰伊•巴东巴卡尔(Jay Batongbacal)表示,“杜特尔特现在很推崇中国:中国的领导力、中国的资源。”

中国在亚洲的“魅力攻势”

巴东巴卡尔认为,菲律宾努力“与各个大国之间保持相等的距离”是合理的,但这位菲律宾新任总统做的有点太着急了。“它最终会损失很多东西,尤其是它在南中国海的权益和司法管辖权。”

菲律宾反对党参议员安东尼奥•特里兰尼斯(Antonio Trillanes)补充称:“谈到丧失我们对争议岛屿的控制权,那么杜特尔特正在与中国做的这件事就基本上是背叛了。”

还有一些人认为,面对中国日益崛起和美国似乎在撤退的现实,这位菲律宾总统只是在尽可能的示弱。与杜特尔特会过面的一位亚洲外交官表示:“杜特尔特说,他没有放弃菲律宾的利益,只是理性行事,因为菲律宾实力较弱。”

对于这位承诺大举建设价值1800亿美元的公路、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总统而言,其转向中国战略的背后有着显而易见的财务激励。去年11月,李克强访问马尼拉,这是他担任中国国务院总理近5年以来首次出访该国。在他访菲期间,两国政府签署了涉及防务、基础设施和金融领域的14项双边协议,包括发行价值14亿元人民币(合2.15亿美元)的以人民币计价的“熊猫债券”,由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承销。

中国的财力支持成为杜特尔特政府振兴菲律宾经济、同时增强自身合法性计划的关键因素。当美国奥巴马政府和欧盟(EU)指责杜特尔特政府的禁毒战争存在未经法庭审判处决犯人的情况时,中国采取了一贯的立场,不多嘴评判别国如何处理这种“内政事务”。

自杜特尔特“北靠”以来,本就增长强劲的菲中贸易更是突飞猛进。去年,中国超过日本,首次成为菲律宾最大贸易伙伴。2012年中菲双边关系变得紧张时,中国禁止进口菲律宾的香蕉和菠萝,就在杜特尔特访华之前,该禁令被解除。

中国在同期内采取的改善中日关系的做法也有着类似的轨迹,只不过它遭到日本公众舆论的反对更甚于在菲律宾。2016年8月期间有超过20艘中国海警船抵达尖阁诸岛海域,其中一些配备有武器,声势超过以往,这加剧了中日两国围绕该岛屿的紧张局势。

当月日本官员与王毅在东京的会面在当时看来注定将是一场激烈的交锋,这是王毅自2013年3月担任中国外交部长以来首次访日。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的双边关系在2012年9月遭遇重创,当时东京政府决定从私人所有者手中购买尖阁诸岛,这引发了中国各地大规模的反日抗议。

但让日本方面感到意外的是,王毅在访日期间试图缓和、而不是加剧紧张关系。据参与会谈的人士称,中国政府对于日本对华投资放缓尤为担忧。2011年,日本还是中国最大的外国投资来源。5年后,日本滑落到第五位,因为日本企业将注意力转向东南亚和印度。

“(2016年)8月的时候,我方与中国的关系是非常紧张的,”一位日本外交家表示,“我们对于接待王毅怀着复杂的心情。但他到访时带来了中方愿意与日本开展经济往来的微妙信息。”

王毅的友好姿态受到日本制造商和安倍晋三的欢迎。上述外交人士补充称:“从经济的角度来讲,日本重新发现了中国市场,因为中产阶层消费者已经崛起,而5年前不是这样。”

随着中日关系继续改善,安倍晋三派遣日本执政党自民党(LDP)干事长二阶俊博(Toshihiro Nikai)参加了去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接着,去年11月,安倍晋三分别与习近平和李克强在两个地区论坛上会面。

“与习近平和李克强的两次会晤都很成功,”据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这可能是安倍晋三与他们进行的最好的会晤了。”

罗宾•哈丁(Robin Harding)东京、格雷丝•拉莫斯(Grace Ramos)马尼拉补充报道

南中国海:对话未能缓解对中国意图的顾虑

在去年11月在马尼拉举行的东盟(ASEAN)峰会上,中国同意与东盟就南中国海行为守则的细节开始展开谈判。

除中国以外,还有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五个东盟成员国声称对南中国海的部分水域拥有主权——这些水域不仅对海上贸易很重要,而且还有丰富的渔场和能源储藏。虽然没有关于何时就行为守则达成协议的时间表,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峰会上表示,北京方面表示将会“认真考虑加快”这一进程。

然而,该地区的许多人对中国的声明和意图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关于行为守则的讨论是一种拖延策略,将会让北京争取到实力平衡向其倾斜的时间。在截至2016年的4年时间里,北京在南中国海的岛屿上填海造地了2000多英亩土地,并在过去的一年中将它们军事化。分析人士指出,倘若与美国发生冲突,这些设施将像一艘停泊的航空母舰一样容易遭受攻击。它们的价值更多在于为远离中国大陆的船只加油和提供补给,帮助中国在南中国海投射力量。

中国仍在继续控制斯卡伯勒浅滩附近的渔业资源,尽管海牙仲裁庭在2016年裁定它属于马尼拉。这个浅滩位于菲律宾以西260公里、中国以南880公里处。

菲律宾大学海洋事务和海洋法研究所所长杰伊•巴东巴卡尔表示:“(裁决)根本没有改变任何事情。中国现在在南中国海占据主导地位,利用这些岛屿并部署资产在各国海域(展开)活动。”

译者/何黎

内容来自 ftchinese’com

去年1月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EF)登台演讲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身边的顾问们为他准备了四份讲稿。这个年度盛会的出席者皆为世界各地的精英。 据两位了解这场演讲准备过程的人士透露,习近平选择了措辞…

文 章 评 分

系统模拟评分

文章:中国在亚洲的“魅力攻势”

用户评分: 是第一个!
71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