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分析 / 市场动态及数据分析 / 道术为改革裂——中国改革以来的思想、学术和主义(中)

道术为改革裂——中国改革以来的思想、学术和主义(中)

道术为改革裂——中国改革以来的思想、学术和主义(中)

【编者按】本文为独立学者荣剑与FT中文网编辑王昉围绕中国改革40年思想史的深度访谈的第二部分,重点探讨“国家主义”给中国同时带来的巨大的动能和沉重的隐患、中国在告别国家全能主义之后的社会性质、以及中国与外部世界的紧张关系对国家主义合法性的冲击。

相关链接:道术为改革裂——中国改革以来的思想、学术和主义(上)

三、国家主义是现在中国所有问题的总根源

FT中文网:在中国目前盛行的几大主义中,想请您重点谈谈国家主义。它是怎么酝酿发展成一个主流的意识形态的?

荣剑:国家主义是这个体制与生俱来的一个主义,极权主义都是国家主义。我在跟马国川的一个对话《国家主义还能走多远?》中,提出了无限国家主义(也叫绝对国家主义)和有限国家主义这对概念。所谓绝对国家主义,就是国家全能主义(totalitarianism),国家把所有的社会资源都控制起来了。改革开放前的中国体制,苏联原来的体制,都是绝对国家主义。国家不仅控制着物的生产,在中国做得更极端,连人口的生产也被计划了。

改革开放以后,进入到相对的或者有限的国家主义。90年代以来,国家(state)借助市场的力量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让执政党取得了难以想象的巨大的发展空间,积累了庞大的财富,掌握了巨大的资源。这涉及到我们对“中国模式”的一个基本判断:国家主义在“中国模式”里达到了历史上从没达到过的高度,它的发展动能,以及巨大效率,的确被充分开发了出来。

国家主义不是从新左演化而来,而是新左主动投靠到国家主义上去了。新左并没有提出过明确的国家主义理论纲领,对于执政党来说,它也没有明确打出国家主义的旗帜,明确主张国家(state)至上。事实上,国家主义主要是一个制度安排,是一个国家全能控制系统,包括对意识形态的控制,以及由国家主导市场的经济发展模式。

张五常在2008年总结中国改革开放30年经验的时候,写了一本书——《中国的经济制度》,里面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就是县际竞争说。他认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巨大动力来自于地方政府之间的互相竞争,就是说,中国经济源源不绝的动力来源于两个轮子,一个是市场化的轮子,另一个是政府的轮子,也就是各级政府间的充分竞争。举个例子,我今天接待了一位客人,他是一个县招商局的驻京办事处主任,主要工作就是招商引资。在欧洲,没有一个政府需要干这种活,只有中国的政府在干这个活,把招商引资作为一个主要的绩效考核指标。政府给这个年轻人的指标是,一年要完成3个亿的招商任务。当每一个县每一个市都在这么竞争,这个经济发展的动力有多大?

但是,国家主义也产生一系列的问题,比如秦晖讲的“低人权”。在德国修一条公路,修了十年没修下来,我们五年可以把一个一个高铁干出来。到处都是强拆。所以说,国家主义能发挥巨大的动能,带来很高的效率,但也会产生严重的问题。这给全世界学者带来了一个新的重大课题。

内容来自 ftchinese’com

【编者按】本文为独立学者荣剑与FT中文网编辑王昉围绕中国改革40年思想史的深度访谈的第二部分,重点探讨“国家主义”给中国同时带来的巨大的动能和沉重的隐患、中国在告别国家全能主义之后的社会性质、以及中国…

文 章 评 分

系统模拟评分

文章:道术为改革裂——中国改革以来的思想、学术和主义(中)

用户评分: 是第一个!
82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